YouTube的算法变迁

YouTube开始大力向用户推荐相关视频是在2008年。在主页以及视频页面右侧推荐其他视频的做法很快就收到了成效——到2008年底,该算法每天都会让用户的观看时长增加数十万小时。

传统的YouTube算法是基于“浏览量”这一要素来推荐视频。根据点击次数来判断视频质量优劣的方式一开始似乎也收获了成功。

但工作人员在研究用户行为的变化时发现,由于推荐系统推荐的视频不匹配,用户不再倾向于观看完长视频,而是快速跳到下一个。

例如,当一个用户搜寻关于一场争斗的片段时,YouTube也许会推荐一个缩略图和标题都是有关某人被袭击的视频,但当你点击,才会发现只是一个人坐在家里对此侃侃而谈。】

2012年3月,在无数次的会议和数据搜集与分析后,YouTube将“观看时长”而非“浏览量”作为决定推荐视频的决定性因素。这意味着,当你在搜寻视频时,观看时长高的视频将位于搜索结果的靠前位置。

免费VP上网

 

尽管一些YouTube视频的创造者们注意到自己作品的浏览量急剧下滑,声称要转向正规工作,不再在YouTube里“误入歧途”。对此,YouTube的一位工程主管Cristos Goodrow解释道这种改变 “最终会对用户更好”。

“我们相信对于世界上的每个人,YouTube都有100小时的视频来满足他们的喜好,并且我们有上亿的视频在那儿,” Goodrow说,“因此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用户找到他们乐意观赏的视频。”

“会计算账”

一旦用户开始搜寻第一个视频,推荐算法便开始运作了。推荐算法既能抓取诸如用户“赞”了哪些内容的明确信号,还能抓取诸如用户把哪段视频从头看到尾之类的隐含信号,Goodrow将其比作“会计记账”。YouTube的期望就是有一天,当用户浏览YouTube的首页时,发现所有的视频正是他想要的。

除了能满足用户的喜好,这种推荐方式另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便是会获得更多的广告盈利。当用户浏览视频的时间越长,YouTube在其中插入广告的机会便越大。意味着用户在YouTube上停留的时间越多,看到的广告也越多,YouTube的广告收入也越多。

 

 

对于YouTube视频的生产者来说,内容质量的优劣决定了视频的火爆程度,传统的吸引点击的方式已经不管用了,像大热的PSY的《江南style》的视频也可能从排行榜上消失。

有些市场营销人员故意将自己的视频缩短,试图获得较高的观看保留率。不幸的是,这并不奏效——视频的高保留率虽然是用户投入的积极象征,但YouTube只将视频的观看时间纳入统计。即,即使用户全部观赏完毕,较短的视频处于被推荐的劣势。

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视频越长越好。当视频越长,用户浏览完这个视频的投入度便会降低,极有可能在中途关闭网页。

2012年5月,根据《AdWeek》的数据,YouTube视频的平均观看时间涨至四分钟,是前一年的四倍。

2013年,美国国家电视艺术与科学学会(NATAS)公布谷歌赢得了一项技术艾美奖,获奖理由是正是其在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个性化视频推荐。

用户体验

由于YouTube算法会根据用户的历史浏览情况进行推荐,即使处于未登录状态,但凡在YouTube有过观看经历,下一次进入首页便会看到YouTube推荐的视频、推荐的频道和供再次观看的视频。

例如,搜索“Afternoon tea”(下午茶),点击几个搜索结果并累计观看20分钟,等下一次进入首页,所推荐的视频大多是与茶点、餐厅相关。之后再搜索“Chopin”(肖邦)观看40分钟,首页推荐的视频一半有关音乐,一半有关政治。再搜索“Tchaikovsky”(柴可夫斯基)观看25分钟,再次刷新首页,几乎全部与古典音乐相关。

 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观看的视频时间越长,YouTube算法便对用户的偏好了解越多,因而即使不再观看新的视频,首页也会稍有变动,但不离既定的话题。

但显然,不是所有的人都赞同YouTube的推荐算法。

Reelseo上的一位YouTube的忠实用户称,比起机器,她更愿意是由人工来管理首页。由于订阅盒和YouTube首页都是获取视频的渠道,而订阅盒中已经汇集了自己感兴趣的视频,首页的视频推荐便显得没有必要。在她看来,首页是一个用来发现视频的地方,而不是在不合适的时间向她推荐不适宜的视频的推荐盒。

质疑之声

不止是部分用户,YouTube算法遭到了数字技术联盟(Digital Citizens Alliance)的指责。

数字技术联盟是美国的一个非盈利性组织,致力于互联网安全事务。2016年3月,它发布了一份指责YouTube的文件,文件中称2016年总统选举的数字广告一次又一次地和YouTube上赞扬恐怖主义等的视频关联起来。数字公民联盟还给出截屏作为例证,截屏页面中一些选举广告出现在教导黑客如何攻击、如何从商店盗取信用卡信息等的恶意视频前后。

尽管YouTube发言人称,YouTube有明确的政策关于哪些内容可以发布,并极力禁止与危险或非法活动和恐怖主义相关的内容。YouTube团队也夜以继日地审查视频并迅速撤下不合适内容。

但在报告中,数字技术联盟称YouTube还没完善它的算法,使得优质内容免受恶意视频的侵扰。

外敌之忧?

自从2012年的算法改革,YouTube声称其观看时间年复一年呈50%的上涨趋势。《纽约时报》曾报道说YouTube每日有超过3亿小时的观看总量,但另一消息源则说现在已经超过了5亿小时。

YouTube近段时间没有公布它的浏览总量。Goodrow说YouTube依旧有很高的浏览量,只是他们认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,他们也无意将这个数字最大化。

然而,观看量已成为YouTube的有力竞争对手——Facebook的衡量尺度。

 

 

2015年,Facebook视频的日均浏览量已达到80亿次。同年,它为市场营销人员提供了一种新的付费选择——为停留时间超过10秒的视频付钱。它像YouTube一样,测试新的收益分红模式——给视频发布者一定的广告分红。

“人人都认为YouTube在视频界拥有固定不变的位置, ”AKQA数字广告代理商的主管说,“但Facebook正在改变。”

对于用户而言,算法仅仅意味着他是否从推荐中找到自己想要的视频;而对于YouTube而言,则有着流量、平台、技术等诸多问题。YouTube算法在不断发展,而用户的口味也越来越挑剔,如不能满足用户的体验,则再强的技术也于事无补。面对Facebook这有力竞争对手,YouTube的算法之路显然不会一帆风顺,但想必“妙趣横生”。